马蒂斯黯然离场,将把五角大楼推向动荡?

关键词:马蒂斯|五角大楼|动荡

  这是2018年10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右)和时任国防部长马蒂斯(左)在华盛顿白宫等候会见军方领导人的资料照片。新华社/法新

  五角大楼走马换将、美国总统放慢从叙利亚撤军脚步,岁末年初之交,特朗普政府又以其变幻莫测的画风给2019年留下许多悬念。

  不忘暗讽“老板”

  与当初参议院高票通过提名后的“风光”上任相比,马蒂斯的离去显得颇为黯淡。没有掌声,没有欢送,更没有任何离任仪式,只有本人留下的一封简短告别信,马蒂斯近两年的防长生涯就在2018年的最后一天悄然谢幕。

  马蒂斯在信中给下属“打气”,呼吁他们“挺住”,在“艰难时刻”要“坚定不移”。他还援引南北战争末期总统林肯发给北方联邦军队统帅尤利塞斯·格兰特的一封电报:“别让任何正在发生的事改变、阻碍或延误你们的军事行动或计划。”

  信短意长。有评论称,尽管马蒂斯隐去了所有与特朗普之间的矛盾纷争,但是从他的措辞(比如“艰难时刻”)以及援引林肯的电报中,不难感受到马蒂斯对时局的担忧和对特朗普的暗讽。

  《华盛顿邮报》称,马蒂斯的离去,将使五角大楼面临一段不确定时期,包括特朗普将挑选国防部新的一把手,并对从叙利亚撤军下达含糊不清的命令。

  政策遗产不多?

  分析人士指出,马蒂斯以稳健著称,是特朗普政府内部“精英派”主张的代言者。他在防长任上基本延续了美国传统的外交防务政策:强调美国对世界的领导、国际合作、与盟友保持必要接触,并与中俄等大国展开全方位竞争。同时,五角大楼还扩大了在叙利亚、阿富汗和索马里等多个地区的军事行动,并获得超过以往任何时候的巨额军费预算。

  然而,除了在扩军、提升美军装备等为数不多的问题上,马蒂斯能与总统达成共识外,在一些根本政策思路上,有着“疯狗”之称的马蒂斯却“疯”不过特朗普,以致变成特朗普讥讽的“温和的狗”。特朗普只想做孤独主义的“第一”,却不想让美国在一些全球事务上做“老大”,认为那是浪费美国资源;他还抨击盟友借同盟体系、以安全为名揩美国油。为此,他质疑在亚洲和欧洲维持庞大驻军的必要性,试图寻求改善与中俄的关系。

  “马蒂斯是特朗普政府中最后一个成年人,现在这个成年人也走了,”上海美国学会副会长沈丁立说,特朗普政府将被“小孩”与“疯子”围住。如今,整个美国都陷入动荡,政府“关门”、靠谱的人纷纷离开,国防部自然也难逃大环境的影响,使外界对五角大楼能否正常运转产生担忧情绪。《大西洋月刊》指出,美国近几十年外交政策原则的最后一位有力倡导者离开了特朗普的核心圈子。取而代之的是颠覆者(比如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和实干家(比如特朗普主义的执行者国务卿蓬佩奥、被提名为常驻联合国代表的诺尔特)。

  不过,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认为,由于马蒂斯担任防长时间并不算长,也就两年不到,他的很多想法并未来得及完全付诸实施。所以,很难说马蒂斯留下什么政策遗产,甚至影响未来特朗普政府的外交防务政策走向。关键还要看谁将接替马蒂斯出任新防长。“如果是一个与马蒂斯类似的老派精英,那么政策变化不会太大;但如果是一个听话、思维新颖的新派人物,那就有可能出现转变。”

  总统放慢撤军脚步

  人们之所以对五角大楼的稳定运行表示担心,不仅因为人事变动,还与美军撤出叙利亚的计划出现意外调整有关。

  众所周知,马蒂斯“怒辞”的直接导火索是特朗普突然宣布从叙利亚撤军。在马蒂斯看来,这逾越了他的“红线”。而根据最新消息,特朗普在撤军问题上又冒出新想法。

  据《纽约时报》报道,特朗普计划4个月内从叙利亚撤出大约2000名美国军人。这意味着特朗普准备放慢撤军的脚步,从之前传言的30天延长到120天。

  原本急着撤军的特朗普,现在又为何放慢节奏?在分析人士看来,国内外政治盟友的压力、战区反恐形势的不确定性以及叙利亚局势的变动或许是促使特朗普“变卦”的驱动因素。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所长刘中民认为,首先,特朗普可能是在承受较大的国内压力下作出最新决定。

  自特朗普宣布撤军叙利亚后,华盛顿的舆论就炸开了锅,建制派可谓一边倒反对,马蒂斯更是直接以辞职抗议。在马蒂斯看来,如果30天内离开叙利亚,将对打击“伊斯兰国”产生负面影响,也是对在叙利亚的库尔德-阿拉伯盟友的“背叛”,同时还将把叙利亚东部地区拱手让给叙政府及它的盟友俄罗斯和伊朗。美媒注意到,去年12月30日,共和党籍参议员格雷厄姆在与特朗普共进午餐后说,特朗普正重新评估是否让美军迅速撤离。如今,特朗普的最新决定或许说明格雷厄姆的劝服起到一定效果。

  其次,特朗普上周的伊拉克之行或许改变了他迅速撤军的计划。通过这次战区访问,“特朗普从一线了解到更多一手的关于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安全现状,包括‘伊斯兰国’势力仍存在反弹的可能。对形势有更深入的了解后,特朗普改变了原先的决定。”刘中民说。

  第三,叙利亚形势出现新变化让特朗普驻足观望,不急于撤。就在特朗普宣布撤军决定后,以色列、土耳其,以及库尔德武装都迅速作出反应。以色列以打击伊朗军事设施为由空袭叙境内多处目标。“其实,这很大程度上是做给特朗普看的,表明以色列出于自身安全考虑,不希望美国这么快撤军,”刘中民说,因为在以色列看来,一旦美军撤出后,原本就活跃在叙利亚的伊朗和黎巴嫩真主党的力量在短期内会增强,对以色列的安全构成威胁。

  还有消息称,特朗普“放慢步子”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一通电话不无关系。多家以色列新闻媒体援引一名未具名的官员的话说,特朗普是在与内塔尼亚胡通话后同意逐步撤军,而不是突然撤军。刘中民认为,特朗普无疑也受到来自以色列的压力。

  撤军决定宣布后,土耳其也立即组织军队和一些叙反对派武装在叙土边境地区集结。库尔德武装也出现异动,转而求助叙政府军帮忙抵御土耳其的进攻。“迅速撤军似乎有把库尔德推入俄罗斯和巴沙尔政权怀抱的危险。考虑到叙利亚形势的变化,特朗普可能认为,还需要再观望一段时间,所以放缓撤军节奏。”刘中民说。

  过程可能拖泥带水

  《大西洋月刊》称,格雷厄姆所描述的特朗普最新撤军计划,听上去更像是一个留在叙利亚而非撤出叙利亚的计划。刘中民认为,撤军这一大方向不会变,但是恐怕很难干净利索地撤。因为受到多重因素的掣肘,其一是顾及盟友关系,尤其是以色列的利益。其二是库尔德问题,美国宣布从叙撤军固然有抛弃库尔德武装的嫌疑,但是美国仍想把库尔德这张牌攥在手里。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加勒特·马奎斯透露,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将于本月早些时候访问以色列和土耳其,商讨和协调美方从叙利亚撤军事宜。《纽约时报》指出,美国军方之所以迄今未发布撤军时间表,既是出于安全考虑,也是因为许多细节待定。比如哪些军事设备要转移,哪些要留给盟友,哪些必须禁用以防止落入叙利亚政府、俄罗斯或伊朗的手中。

  “总之,整个撤军可能会是一个拖泥带水的过程。”刘中民说。(记者 廖勤)

(责任编辑:张馨月)
我要发言

便民信息

东营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东营日报、黄河口晚刊、东营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东营日报社所有,东营网拥有东营日报社所属《东营日报》、《黄河口晚刊》、《东营网》的电子信息网络发布、出售与转载权利。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东营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东营日报、黄河口晚刊、东营网”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东营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营网联系。

热点推荐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