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电视机——肖胜林

关键词:美文

  文/肖胜林

  记忆里那天星星还没出来,我们便大呼小叫地跑过冰封的池塘,去村尾那户人家看电视。那户人家儿子新婚,闹喜房的时候,大家知道他家买了电视的。急切切地跑到那家的门前,木栅栏上却上了锁。我们不甘心,都站在门口等。小时候的冬夜格外冷,我们身上冻透了,牙齿答答地响。门前相隔不远有两棵槐树,于是,我们从一棵槐树跑到另一棵槐树,再从另一棵槐树跑回来.始终没有等来主人打开门锁,周围一片静寂。

  忽然有人想起村子里那谁家不是也有电视吗 ?是啊是啊,我们兴奋起来,撒腿跑向村子里。电视摆放在老旧的八仙桌上,屋子里人多,我们蹲在靠近八仙桌下,仰着头看。电视里正有人说相声,屋子里忽而哄堂大笑,我们也跟着哈哈地笑。看得腿疼脖子疼。还是在屋子里走了三五个人,又走了三五个人,直到那户人家的男人趴在床上起了鼾声,屋子里只剩了我们,我们才恋恋不舍地离开。第二天,我和父亲走过那家有电视的人家,看院子里高高竖起的天线,我说咱们家什么时候会有台电视啊。父亲站住,搓了手,很肯定的对我说:会的,会有的。我笑了,父亲也笑了。1989年腊月,父亲用一冬挖藕赚回的钱,买回了一台电视。十四吋的,黑白电视机。父亲买了电视,却没有舍得买一架天线。我寻了一截铝线,做成简易的天线,绑缚在木棍上。然后一点点凿开冰冻的地面,将木棍固定好。年夜里,左邻右舍都来看电视。床上坐了人,床沿上坐了人,有人自带了马扎坐在床下。屋子里没生火炉,却感觉暖意融融。但电视信号总不稳定,电视里突然刺啦一声响,屏上便满是了雪花

  。我于是不断地跑到院子里,晃动或转动那架自制的天线。屋子里的人盯着电视,等主持人或演员的面目逐渐清楚,他们就大声地喊:好了好了。满屋子的人,就那么一直笑着,看那电视节目清楚了模糊了,模糊了又清楚了。夜就深了,大人们陆续回家,屋子里只剩了我们几个儿时的伙伴。我们随着节目笑了,唱了。后来我们跟随着主持人倒数着旧年的那几秒,然后大叫着新年快乐。直到那曲《难忘今宵》响起,各人才心满意足地回家。这些往事好像只是发生在昨天,可瞬乎是过了二十多年了。儿时的伙伴都一如我步入中年了。闲来小聚,我们坐在宽大舒适的沙发上,喝着陈年的普洱。我们看着墙上宽大的液晶电视,说着那些年的故事。孩子们坐在我们一侧,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偶尔抬头看一会儿节目。日子过得快呢,日子也是在一天天好起来了呢。

(责任编辑:刘洁)
我要发言

便民信息

东营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东营日报、黄河口晚刊、东营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东营日报社所有,东营网拥有东营日报社所属《东营日报》、《黄河口晚刊》、《东营网》的电子信息网络发布、出售与转载权利。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东营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东营日报、黄河口晚刊、东营网”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东营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营网联系。

热点推荐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