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四史读罢,粗茶淡饭慰平生

关键词:

  文/肖易

  女儿出去读了一年高中,越来越会说话。回来告诉我,上次送的饭,特别是鸡,得到她们宿舍的一致好评。都羡慕她有一个会烹饪的好老爹。受此表扬,于是今天中午做了盘红烧肉。另外蒸二合饭,即大米和小米放在一块。好评如潮。

  吃着二合饭,竟想到一个人,葛利高里。全名是葛利高里·麦列霍夫。是《静静的顿河》的主人公。记叙了1912到1922年间,顿河哥萨克人的代表--葛利高里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以及国内战争中的苦难历程。他动摇于妻子娜塔莉亚与情人阿克西妮亚之间、徘徊于革命与反革命之间、他既是英雄,又是受难者。他勇敢、正直、不畏强暴,而同时,又带有哥萨克的种种偏见和局限,在历史急变的关头,他徘徊于生活的十字路口。总之是个悲剧性的人物,读完后,深切同情之。人、个人,生于乱世,无论才能多大,都不过沧海一粟,任漂流。晚饭后散步,看着宠爱有加的狗狗,真切的感受到古人:“宁为盛世犬,勿为乱世人”感慨。

  这并不是重点,对一个吃货而言,关注的是美食。可怜的蛮夷,食物的确可怜,尤其对俄罗斯人。印象中,只有这么一段。秋收后,打完干草,一家人庆祝丰收。葛利高里一家,他的父母、他的哥嫂、葛利高里和他妻子及一双儿女,纵情吃喝,共享天伦。他的哥哥,实在记不起名字了,与葛利高里的儿女玩一种“井”的游戏,就是将小米饭,放在桌子上,堆成一个小丘,用手指按出一个坑,然后放入蜂蜜,爷仨轮流吞下这个东西,竟然能撑的走不动路。多少年后,葛利高里为了躲避红军、白军的追捕,逃亡天涯时,才发现,那段时光是如此美好。纳兰说:“当时只道是平常。”

  蛮夷,历史也短,加之喜欢记录的人少,就象鱼一样,只有七秒钟的记忆,所以每天都是新的,多出愣头青。不象我中华,有廿四史(这只是钦定的,民间更多)可读,即使处江湖之远的草芥小民,也能通古今之变。于是,我幸福的吃着粗茶淡饭。

(责任编辑: 刘洁 )
我要发言

便民信息

东营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东营日报、黄河口晚刊、东营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东营日报社所有,东营网拥有东营日报社所属《东营日报》、《黄河口晚刊》、《东营网》的电子信息网络发布、出售与转载权利。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东营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东营日报、黄河口晚刊、东营网”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东营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营网联系。

热点推荐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