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军装绿!来听听“兵哥哥”的心里话

关键词:八一|军装|军人

  我爱领章红,日夜放光辉。我爱军装绿,染得山河翠。我是光荣的解放军,光荣的解放军,我爱我的称呼美呀,我爱我的称呼美!

  穿上绿军装,参军保边防。穿上军装走进军营,听到这首歌,内心自豪感油然而生。多年以后,当兵的人,每当想起这首歌,总是想起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那些从军的日子,那些同甘共苦的战友,那些用青春脚步丈量的军旅路。想起当年一身绿军装,18岁的青春激情飞扬。

  随着时代的变迁,一代代军人挚爱的绿军装,也经过了一代代的演变,从简约的一年两季的绿军装,发展到礼服、常服、作训服和标志服饰4个系列共644个品种。军装的变化,同祖国的强大、社会的发展同步,带着深深的时代印记。

  但对于每一位军人来说,对自己那一身绿军装的那份挚爱和初心,始终如一。

  

七一式军装:一颗红星头上戴 革命的红旗挂两边

  王笃玉:1969年冬天,我从垦利应征入伍,部队驻扎在北京附近的定县,隶属于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8集团军。

  记得在迎新大会上,新兵连连长豪情满怀地向我们介绍38军,我和战友听了无不热血沸腾。穿上绿军装是那个年代所有年轻人的梦想,何况我们的部队是38集团军!

  从军岁月里,我印象最深刻的是1970年10月1日,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庆祝建国二十一周年的阅兵仪式。这一年夏天,我被选入阅兵训练方队,经过艰苦卓绝的一个多月训练,又经过层层淘汰获得正式参加国庆大阅兵的资格。阅兵那天气势恢弘的场面让我永生难忘。多年之后,我在天安门广场找到了阅兵那晚观看礼花燃放时坐的那块方砖,在那儿站了很久才离开。

  后来,女儿在网上找到了当年的阅兵视频,在我过生日那天放给我看。视频一播出,以《大海航行靠舵手》等革命歌曲为背景的音乐一放,我心里的激动简直没法言说!那身绿军装,见证了我的成长,那份军人气概也影响了我的一生!

  7月30日,69岁老兵王笃玉和战友相聚垦利,一起庆祝即将到来的建军节。即便距离第一次穿上绿军装已过去了近半个世纪,但当年沙场点兵的壮观和震撼,还如在眼前。

  1969年,我国化纤工业发展,研制了涤锦棉三元混纺单衣,1973年装备部队,称“七一”式服装。这在解放军服装发展史上,是一次划时代的改革。全体官兵一律佩戴解放帽,缀红五角星帽徽和红领章,就像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中的一句唱词“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的红旗挂两边”。

  正是在1969年冬,20岁的王笃玉光荣入伍。1970年10月1日,王笃玉还有幸参加了庆祝建国二十一周年阅兵仪式。那身七一式绿军装,见证了一代军人的血色芳华。

八五式军装:血染的风采

  张吉旺:1976年1月,我参军入伍,当时的生活条件还是相当艰苦的,军装也不太合身。直到1984年,人民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我们也换上了合身的八五式军装,随后我们上了战场。从1984年12月到1986年6月,500多个日日夜夜,我都在前线猫耳洞里度过。那时候,我是连长,我们连队阵地设在了老山脚下,是全团最前沿,成了安插在敌人眼皮底下的一颗“钉子”。

  1985年8月,我们端掉了敌军一个观望台,炸死营、团职军官十六七人,敌军配备最精良的观察设备全部被毁,我和我的连队荣获一等功,这是当时前线上第一个一等功。

  战场上很苦,很累,随时都有牺牲的危险。战场的恶劣环境,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湿热的气候,紧缺的饮用水,敌特的暗杀破坏等等,从来没有好好的睡眠。但是,看到这身军装,想到军人的神圣职责,当兵的吃苦受累算什么?

  那身军装,便是我们血染的风采!1987年央视春晚,战斗英雄徐良一身八五式军装,唱响《血染的风采》,火遍大江南北。所以,当时看到这身八五式军装,人们便想到这首《血染的风采》,想起那些南疆战场上最可爱的人。

  1984年10月1日,建国35周年的国庆阅兵,42个地面方队惊艳登场,着一身崭新的八五式军装,正步走过天安门广场,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一身军装,正体现了改革开放日新月异的变化。

  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八五式军装,应运而生。1985年5月1日,我军装备了八五式军装。

  张吉旺,便是我们身边的战斗英雄,一等功臣,也是第一批配发八五式军装的军人。张吉旺这张照片,是他刚刚从战场上凯旋时拍摄的,身着八五式军装,胸前挂满了军功章。他19岁参军,穿过七八式和八五式两代军装,把自己的青春十年留在了部队,也把自己最辉煌的一段人生经历留在了硝烟弥漫的战场。

八七式军装:红红的领花印着我开花的年岁

  牛国锋:1990年3月,我参军入伍,从东营到了河南当兵。还记得从东营去河南前,我们每个人在武装部的院子里种下了一棵柳树。踏入营区那一刻,我顿时就感觉到了军营的不一样。刚刚到部队不是想象中的摸爬滚打,而是学着把一床被子叠成豆腐块。开始我有些不理解,军人生来为打仗,整天捣鼓这床被子有啥用?直到后来,我发现自己干活雷厉风行,做事有条不紊,稳中有细,才明白这一切都是从这床小小的被子中磨炼出的。

  我在部队待了五年,在新兵的时候我被选到教导队,从教导队出来后我担任了从副班长、班长,并在当兵的第二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第四年成为了代理排长。有首军歌叫《三大纪律与八项注意歌》,“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这首歌为人民军队的美好形象作了完美注解,告诉我们,不论时代如何变迁,人民军队永远是胜利之师、文明之师、钢铁之师。部队这座大熔炉铸就了我的胆识和勇气,给我的一生带来了巨大影响,让我终身受益匪浅。

  八七式军装,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装序列里,是里程碑一般的存在。从此,我军的军装开始了向现代化迈进的第一步。八七式军服是1987年经中央军委批准定型的。1988年10月1日起陆续装备部队。这套服装除了分礼服、常服、作训服外,还特别设置了文工团员用的演出服和军乐团、仪仗队的礼宾服。另外,还有地勤服、迷彩服、防化服、坦克服、航空服等近10种特种服装。1990年开始配发87式制式衬衣。

  《突出重围》、《DA师》、《和平年代》、《士兵突击》、《沙场点兵》……这些风靡荧屏的电视剧,几乎全是身穿八七式军装的军人形象。特别是1999年的大阅兵,17个地面徒步方队,身穿八七式军装,正步走过天安门,接受全国人民的检阅。从1988年,直到2007年,20年间,尽管军装有小的调整,但基本样式没变。八七式军装,几代军人,都同这身军装一起走过。

  牛国锋,1990年3月,同东营籍的数百名战友一起奔赴地处中原的号称“中原虎”的某部队,一身八七式军装,让他自豪了近30年。

“九七式”军装:向世界展示中国军人形象

  陈明伟:2006年,驻港部队在东营市征收义务兵,怀揣参军梦已久的我毅然报了名。一入伍,领到的就是九七式军装,我视若珍宝。对于军装的感情,是我对军旅生涯期盼、热爱、怀念的一个缩影。

  在驻港部队的五年是我人生中一段特殊的经历。2007年香港回归十周年,也是驻港部队进驻香港十周年。我成为首批换发〇七式军装的士兵,不仅穿过陆军军装,还穿过海军军装。香港回归十周年庆祝活动上,我作为驻港部队海军方队的一员,接受检阅。

  退伍七年了,我还坚持着长跑锻炼的习惯,年年参加马拉松比赛。现在的许多好习惯都是在部队养成的,许多正能量也是在部队积累的。

  “远离你的时候思念长长,走近你的时刻热泪汪汪,一百年的荣辱一百年的沧桑,香港别来无恙……”脱下军装的时刻,听着那首歌,七尺男儿也流下了依依不舍的泪水。那是我永生难忘的时刻。我和战友们舍不得的是那身军装绿、那份战友情、那段经历。唯有时刻告诉自己,不辜负曾经的军旅生涯,永远珍惜这份荣耀。

  九七式军装,和香港回归这一重大事件,一同镌刻在人们的记忆中。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祖国,驻港部队正式穿着九七式军装进驻香港,在全世界的聚光灯下展示了中国军人的风采!

  传统美、现代美、国际化融为一体,当时人们这样评价九七式军装。简而言之,就是“洋气”。

  礼服、春秋常服、夏常服、作训服、体能训练服……这一代军装采用了国际流行军服的分类。与八七式军装相比,九七式军装增加了国际通用的贝雷帽、夹克常服等品种,新增了军种胸标、姓名牌、臂章、绶带等服饰标志,可谓与国际接轨。

  在样式、颜色上,九七式军装也更加美观大方,陆军以棕绿色为主色调,海军以白色和藏青色为主色调,空军以蔚蓝色为主色调。在服饰的整体设计上仍采用了“八一”、五角星、天安门、麦穗、松树叶、长城等图案。

  1999年澳门回归,驻澳门部队再次穿着九七式军装进驻澳门。2007年8月1日,全军换发〇七式军装以后,九七式军装正式退出。

  东营退伍军人陈明伟,赶上了九七式军装的末班车,五年的军旅生活中穿了九七式和〇七式两种样式的军装。

  他至今还保留着一套九七式军装,以及身着九七式常服、夹克服配贝雷帽、迷彩服拍摄的照片。这套军装,对国家、对他个人都有着特殊的纪念意义。

〇七式军装:典雅质朴 更具时代特征

  李传令:我从小有个军人梦!2008年梦想成真光荣入伍。发下军装的第一件事就是好好留了个影。

  我的“蓝盔梦想”是从2016年开始的,成为维和警察,肩负起维护世界和平神圣使命。经过层层选拔,我以优异的成绩成为了一名战斗队员。维和警察,要像狼一样有勇有智,不战则已,战则必胜。

  穿上了这身军服,就不能丢脸。成为蓝盔战士后,加小操、开小灶、上小课成为了我课余时间的大部分内容,凡是身边有一技之长的战友,都成为我请教学习的老师。功夫不负有心人,在随后的警务实用英语等考试中,我均成绩优秀,名列前茅,曾经的缺点摇身一变,成为了我的亮点和名片,我也因此,成为了常备维和警队三分队二小队的党小组长。

  在我的衣橱中,有8套军装“随时待命”,这是我的至宝,也是我一辈子的财富。

  从棕绿到松枝绿,从藏青色调整为深藏青,加深蓝灰色,〇七式军服的礼服、常服整体设计风格典雅质朴,款式造型更具时代特色,颜色更加协调庄重。2007年起,全军换发〇七式军服七式军装。这次是我军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换装,涉及礼服、常服、作训服和标志服饰4个系列共644个品种。大檐帽调整了翘度,军官增加了帽檐(墙)花;夏常服为束腰式,陆、空军和海军白色春秋常服为猎装式,使体型更显修长;增加了级别资历章、国防服役章、臂章等,重新设计了三军统一的帽徽、领花,体现了军人荣誉,强化了军服美感。国旗、军旗、长城、天安门等中国军队的传统重要标识,简洁地融入到了臂章、领花、胸标等标志服饰上,使得军服整体风格典雅质朴,更具时代特征。

  李传令,2008年12月入伍,现为公安部常备维和警队防暴二队一分队二小队代理小队长。入伍十年来,荣立个人三等功3次,多次获评技能练兵、实战比武先进个人,先后参加抗洪抢险、重大安保等任务十余次。

迷彩服:用迷彩装扮热血青春

  高昂: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青春始于军训,想起青春,总会想起那段身穿迷彩服不断流汗的日子。进入部队后,作为训练服,迷彩服也伴随我度过了许多难忘的时光。

  我从10岁开始学习吹奏小号,当时选择学习小号是我父亲的决定,因为父亲觉得小号的声音有一种号召力,带有冲锋性质,音色明亮好听。2006年,我考入山东艺术学院,学习小号吹奏,后征兵入伍。

  2015年9月3日,天安门广场举行阅兵式,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在阅兵式现场,当战士们踏着铿锵有力的步伐走过天安门广场时,我作为一名解放军联合军乐团的一名小号手,与1200余名官兵一起奏响了“大国强音”。

  当时我经过层层选拔,成为了阅兵式上解放军联合军乐团一名小号手,为了那次阅兵,我们在3个月的时间里身着迷彩服进行了44次全团排练,32次大声部合练,现在回想起来,仍然觉得激动。

  对于每一名军人来说,军装都是一种情结。在部队的时候,我们有时会穿着军装出门,很多市民看到我们都会热情地打招呼,有些公交司机还会与我们主动交谈。

  当时,我们的军装种类很多,有短袖夏常服、长袖夏常服、春秋常服(打领带)、冬常服(中山装款式)、礼服(演出,重大活动使用)与体能训练服(短裤,短袖),退伍后,我把这些军装挂在了家里的衣橱中,偶尔穿在身上时,依旧能回忆起难忘的部队生活。

  脱了军装,责任还在。如今,我从事的工作仍与小号吹奏有关,这也是对我军旅生涯的总结与传承,希望今后我也会继续传承下去。

  不同年代,不同的军人,对迷彩服的热爱,都是一样的火热,1990年我军正式配发八七式迷彩服。

  从1999年国庆阅兵,2009年国庆阅兵,2015年胜利大阅兵,直到2017年建军90周年阅兵,迷彩服越来越多地出现在阅兵方队中,2017年建军90周年阅兵,更是一色的迷彩服,迷彩大军,威武雄壮。  

    1981年,八一式迷彩服定型,这是我军历史上第一款迷彩服,迷彩服采用双面设计,一面适合在春夏季热带丛林使用,另一面则适合在秋冬季热带环境中使用。

  现在我军配备的○七式迷彩服,2007年8月1日起配发全军,采用了先进的数码迷彩伪装,科技感十足。

  高昂正是曾身着○七式迷彩服的一员。2010年时,从小学习小号的高昂从油田参军入伍,成为了南京军某部的一名小号手,从此迷彩服成为了他训练时的服装,贯穿在他6年多的军旅生涯中。(记者 李晓琳 宋东 李玲 李红佳 张振 闫雯雯)

(责任编辑:刘冉)
我要发言

便民信息

东营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东营日报、黄河口晚刊、东营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东营日报社所有,东营网拥有东营日报社所属《东营日报》、《黄河口晚刊》、《东营网》的电子信息网络发布、出售与转载权利。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东营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东营日报、黄河口晚刊、东营网”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东营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营网联系。

热点推荐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