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拿天"殡葬火化师工作半天喝四升水 汗毛被烤掉

关键词:火化师

  长时间的炉前工作,火化师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打湿摄影/本报记者魏彤

  学习宣传落实市党代会精神

  编者按:京城连续“桑拿天”,北青报记者连日来零距离采访体验那些“奋战酷暑”的高温岗位:殡葬火化师在火化室忍受五六十摄氏度高温炙烤,为的是送逝者走完最后一程;电力巡视员在昌平山区里连续巡视7小时,确保伏天用电安全……正是因为每个岗位责任都落细落实,我们的城市运行才越来越有序和宜居。

  三日前,本市正式“入伏”,连续“桑拿天”,对于工作在火化室的师傅们来说,火化炉燃烧产生的高温,让整个火化车间成为一个“桑拿房”,室内的温度动辄五六十摄氏度。司炉、收敛骨灰、清理炉膛……八宝山殡仪馆的火化师们日日在高温中忍受着炙烤,在终点站送逝者走完最后一程。

  半天喝掉四升水口味变重爱吃咸

  昨天上午,北京青年报记者来到八宝山殡仪馆的北火化室。十台正在工作的火化炉一字排开,机器轰轰作响。刚一进门,一股热浪袭来,尽管室内的通风系统已经开足了马力,但依然感觉十分闷热。由于遗体火化业务主要集中在上午,早上11点正是忙碌的时候,火化师们一刻也不能停歇,遗体调度、扫码、入炉、观察炉压、收敛骨灰、清理炕面……一趟下来,灰色的工作服在“干”、“湿”之间来回“切换”数次。

  火化室班长姜宇斌告诉北青报记者,火化炉内膛燃烧的温度有1300摄氏度,刚烧完出来的炕面温度也有这么高,冷却后的炕面温度也能达到上百摄氏度。火化室内虽然安装了通风系统,但显得杯水车薪。“现在是夏天,当室外温度有三十七八摄氏度的时候,室内温度起码得四十多摄氏度。”刚刚收敛完灰、做完炕面清理工作的火化师张祺一脸汗水,身上的工作服已经被汗水浸透,衣服的背部、前襟上沾染了一层层白色的盐渍,一早上,他已经记不清衣服被汗水打湿了几回。

  在这里,出汗成为了一种常态。“我一上午喝的水将近四升,换算成550毫升一瓶的矿泉水,就大概7瓶了。”姜宇斌说,有的同事带了能装两升水的大杯子,这两天热的时候,一上午就能喝掉两大瓶。而一个成年人每天正常的需水量,也就2.5升左右。北火化室内有两个小门,以前火化室外面还没有装大门的时候,这两个小门常年是关着的,室内密不透风,更像是一个大蒸笼。“现在好了,上个月刚装了大门,这两个小门就可以打开了。”姜宇斌说,工作间隙,火化师们大多愿意站在门边吹吹风,或者到外头的长椅上坐会儿,享受最自然的清凉。“每次干活都大汗淋漓,我们都不愿意吹空调,怕热伤风。”

  汗出得多,盐分也就流失得多。为了补充盐分,火化师们的饮食也变得更加“重口”,姜宇斌透露,“师傅们平时吃饭都会刻意吃咸一点,在家里做饭就多放点盐,在单位食堂吃饭就会主动多吃一些咸菜补充盐分。”

  收骨灰时被烫伤小臂汗毛被烤掉

  正说着,二号火化炉的提示灯亮了,表明炉膛内的遗体已经火化完毕。经过工人操作,炉膛的大门徐徐打开,可以看到炉膛内部被烧得火红,里面的温度有1300摄氏度左右。炕面连同遗骨被缓缓推出、抬升,经由急速降温系统进行冷却。

  15分钟炕面冷却后“出灰”,炕面连同遗骨向外推出,姜宇斌和搭档高原开始收敛骨灰。虽然已经经过了冷却处理,但炕面的温度仍然有上百摄氏度。记者把手放在距离炕面十厘米之处,依然能感受到灼热的烘烤。姜宇斌不断提醒记者,炕面余温还很高,不要触碰炕面及其周围的任何金属板。

  一分钟之后,炕面上的遗骨被收敛完毕,二人脸上汗如雨下。记者全程陪同两人站在炕面旁边,双颊被高温烤得通红。记者试着戴上姜宇斌刚刚脱下的隔热手套,里头已经被姜宇斌的手汗打湿,还散发着热气。

  收敛骨灰要正对着火热的炕面,双手在炕面上来回倒腾,一不小心就会被烫伤。高原向记者展示了自己的右手小臂,上面的皮肤由于长期烘烤导致缺水,已经变皱,如鸡皮疙瘩一般粗糙。之前被炕面烫伤的两块伤疤清晰可见,小臂内侧的汗毛也已经基本上被烫掉。

  骨灰收敛完毕之后,高原搬来了一台专用的耐高温吸尘器,开始仔细清理炕面上的遗物焚烧残留。“很多家属会在棺材里面放置一些随葬品,得把这些残留物都清理掉,不然对不起下一位逝者。”不一会儿,高原的脸再一次被汗水打湿。

  在遗体焚烧的过程中,火化师们还得时不时地观察炉膛内的燃烧火焰,并通过控制面板掌握炉内气压数据。在火化炉的操作面,每个火化炉都有一个小铁门,可以打开观察到熊熊燃烧的炉膛。由于更加靠近燃烧室,这里的温度比火化室大厅还要高。“每次打开炉膛的小铁门,就会有一股热浪冲出来,脸上一下子就出汗了,要是稍不注意,还会把额前的头发烫掉。”姜宇斌说。

  火化室二层如蒸笼每日巡视半小时

  随后,北青报记者跟随姜宇斌来到了火化室二层,这里集中的是火化炉的后处理设备和几间员工办公室。由于热气上升,记者明显感受到,二层的空气比一层还要闷热。在设备间,铁门、铁栏杆、铁楼梯、铁质设备比比皆是,连地面都是烫的,热量在这里聚集,如同一个大蒸笼。为了保证设备的正常运行,作为班长,姜宇斌每天要在南、北两个火化室之间来回巡视两次,一共19台机器,一次巡视就得走15分钟,而二楼的温度比室外温度更高,他笑着给记者打了个比方:“外头的路面能摊鸡蛋的时候,在这里头摊鸡蛋肯定比外面熟得更快。”

  八宝山殡仪馆火化室的业务一般在下午一两点便会结束,平均每天的业务量大概在75具遗体左右,昨天的业务量不算太大,一共火化了51具遗体。下午2点,其他工人都下班了,这两天值班的姜宇斌还要清扫炉膛。“得等到晚上七八点钟之后才能到炉膛内部打扫,那时候的温度也还有七八十度。”为了防止被烫伤,姜宇斌还会特地换上冬天的长袖工作服,“那可更是闷得慌。半个多小时扫完10台炉子,衣服又湿透了。”

(责任编辑: 刘楠楠 )
我要发言

东营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东营日报、黄河口晚刊、东营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东营日报社所有,东营网拥有东营日报社所属《东营日报》、《黄河口晚刊》、《东营网》的电子信息网络发布、出售与转载权利。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东营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东营日报、黄河口晚刊、东营网”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东营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营网联系。

热点推荐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