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厅官VS城管,悲情维权的三亚样本

关键词:车辆违规停放

  著名的“东北省三亚市”又进入多事之冬。随着越来越多的候鸟老人飞来这片热土,三亚市区人口激增,地域冲突和文化冲突也同样激增,城市管理的难度直线上升。过去的48小时里,微信朋友圈和众多新闻客户端被三亚一位仅着裤衩、颈套泳圈的老人刷屏了。

  这位老人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黑龙江记者站原站长毕国昌,而这张颇显悲情的照片则出现在一则名为“三亚城管也太欺负外地人了”的帖子中。据毕国昌自述,12月4日下午,他在三亚市天涯区海边游泳时,载有衣物的自行车链锁被城管剪断,衣物和车辆均被城管扣走,致其身穿裤头徒步街头,经过多次交涉均未取回衣物,前后长达4个多小时,身心受到羞辱。

  7日凌晨1点45分,三亚市委宣传部官方微博@三亚发布就此事通报称,事发时毕国昌车辆违规停放,因当时找不到车主,执法人员依规对车辆进行暂时扣押。三亚市天涯区政府责成涉事城管中队就此事作出深刻检讨,对责任人作出停职检查处理,并就此事处理不当之处公开道歉。

  也是在7日,有疑似涉事城管队员在网上发布《小城管给厅官大人的一封公开信》,称自己因此事被停职,工作恐将不保。“小城管”在承认自己确有执法不当之外,直指“厅官”多项违法:一是该自行车违规停放,并锁在市政设施的休闲凉棚柱子上,而不到3米远的地方就是规划好的两轮车停车位;二是城管曾在现场喊话寻找车主,并等候约10分钟还是无人认领,才将这辆违规停放的自行车暂扣。

  在对事件细节的描述上,这封“公开信”与三亚市委宣传部的官方回应颇为一致。昨日毕国昌的最新回应也间接证实了自己存在多项违法:如自行车乱停乱放、在非游泳区游泳等。当然,城管执法同样有不当之处。比如,对自行车的查扣,依规应由两名以上执法人员现场清点,并制作《暂扣物品告知书》,由当事人在《暂扣物品告知书》上签名后,将其中一联交当事人。就算查扣时当事人不在现场,城管也应履行基本的告知义务——不管是委托告知,还是留置告知。总之,执法者要承担起程序性义务。而在毕国昌多番投诉后,城管的应对也有不够人性化之嫌。

  居中而论,此事的基础事实就是毕国昌违规停放在前,城管不当处置在后。本为小事件,却发酵成大舆情。这背后的根源,并不是老人违规停放有多恶劣,也不是城管的处置不当有多糟糕,而是双方的维权悲情牌,直接将一宗小事件推向轰动全国的公共事件。不少网友对毕国昌发出了这样的质疑:游泳时有朋友陪同,拍悲情照时也有朋友陪伴,为何不让家中的老伴或朋友送来衣服先穿上?为什么非要仅着裤衩在三亚街头裸奔4小时?当然不是这位老人要自取其辱,而是他有意要借助自己的裸体对三亚市政府有关领导进行“屈辱式示威”——或者说,这是另一种主打悲情的“身体维权”。另一当事方“小城管”在自述帖中口口声声“厅官大人”亦属同理。你厅官裸奔,我城管示弱。你有狼牙棒,我有天灵盖。为何非要悲情维权,或许就在于不悲情无以有效维权。裸奔也好,示弱也罢,用最被动、最无尊严的方式,表达的是他们的最无能为力。

  “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可惜,悲情维权的三亚“候鸟”,从始至终没有认过错或道个歉。三亚官方的处置也一味要求城管“深刻检讨”,并迅速对责任人作出停职检查处理,至于停职的理由,却未见任何说明。若悲情维权能扩大“战果”,维权也就难以回复常态了。三亚市正在进行旅游环境的新升级,这要升的级,恐怕就包括了应让悲情维权成为过去式,让市民或游客即使穿着衣服,也能有效维权。(王琳)

(责任编辑: 罗凤琼 )
我要发言

便民信息

东营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东营日报、黄河口晚刊、东营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东营日报社所有,东营网拥有东营日报社所属《东营日报》、《黄河口晚刊》、《东营网》的电子信息网络发布、出售与转载权利。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东营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东营日报、黄河口晚刊、东营网”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来源:东营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东营网联系。

热点推荐

论坛热帖